淪落的青春:第十五章

推薦人: 來源: 美文閱讀網 時間: 2015-03-17 12:55 閱讀:
  第十五章

  自從那些十幾米長的大卡車駛進后,其他的卡車接踵而至,把原本平靜的小城弄得熱火朝天。不僅是卡車開進來了,外面的人也進來了,他們是那些引進來的企業的老板以及技術員工。

  也是從這個時候起,人們便發覺只要在路邊擺上一個小攤子,就可以吸引很多顧客。有很多顧客都是外面來的,他們簡直對這里最難吃的東西趨之若鶩。還有就是那些小城的居民,原本他們都有一份安定的工作——種地或者流浪——但是自從一批批的工廠在小城落戶后,他們就成為那些工廠的工人。閑散貫了的他們簡直無法適應在工廠上班的生活,總是抱怨在里面工作太累,而且老板總是對他們嚷嚷個不休。他們總是無法把這樣的苦水倒進其他人的耳里,所以每到下班的時候就聚集在路邊的小攤旁劃拳喝酒,還不停地對小攤主訴說自己的痛苦。開始攤主是十分愿意聽他們講故事的,但是時間長了以后就厭惡起來了,只要是有工人來到這里,他總是先用兩塊棉花把耳朵塞起來。

  隨著時間慢慢遠去,一根根巨大的煙囪便在小城的土地上聳立起來了。它們比原先的煙囪更高更大煙也更多,只要不吹風,煙霧就可以把整個天空遮住,如同黑夜。

  然而,棄兒般的企業的到來也并不是一無是處的。

  隨著它們的紛至沓來,一批批的小零售商們也緊隨而至,他們在小城開了很多店鋪,除了賣一些日常用品外還賣一些新鮮的東西。但那些東西只能吸引住小城人的目光,外來人口總是不屑于問津。比如他們就賣一種金屬制成的陀螺,它們笨重如牛,但是只要你用點勁就很容易將它們轉起來。鐵陀螺轉起來的時候還會發出聲音,于是每到了傍晚的時候,各個角落里都充滿了這種嗡嗡嗡的蜂鳴聲。據說后來這種聲音的影響已經波及到縣領導的耳朵里去了,所以為了整頓市容,讓人民可以睡個好覺,就把打陀螺的地方集中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去了。

  在這一批批的商鋪中,最有特色的就屬佳佳超市。佳佳超市總共有兩層樓,規模之大讓小城人民瞠目結舌。為了一堵“芳容”,在佳佳超市開業的那天,人們便去把超市的大門擠爆了,防盜鈴響個不停。據阿大說,他也趁亂把兩盒罐頭拿了出來,他還說假如佳佳超市再開一次業的話他就讓所有城管隊的人一起去。

  其實,佳佳超市的特色并不是在開業的時候東西被偷了一大半,而是里面的東西都是不講價的,在架子上寫上二塊五,那么就是二塊五。佳佳超市的成立開創了小城賣東西不講價的歷史,也深深的改變了小城人民的消費習慣,當人們再次去交話費的時候也不讓電信公司給打個八折或者把零頭去掉了。電信公司為此激動不已,雖然在人民的一再要求下他們仍沒有打個八折或者將零頭去掉,但是至少沒有把大把的時間浪費在殺價和開導人民群眾要支持國企的建設上。

  其實,這些都是我所不關注的,我所關注的是一家叫做“國際韓流美發會所”的店開業了。

  咋聽這個名字嚇了一跳,我還以為是小城成了貴州的西部重鎮后就有聯合國的某個機構搬到這里來了,后來才知道原來就是一剪頭發的,沒想到隨著經濟的發展,剪頭發的也變得這么有氣派。

  就在國際韓流美發會所開業的那天——也就是鞭炮噼噼啪啪的響了幾個小時的那天——他們的大門也被擠爆了,一個個灰溜溜的人走了進去,出來的時候頭發就成為紅色、黃色、彩色等等顏色。不光顏色變了,連頭發伸展的方向也變了,有的指向后面,有的水平指向前面,有的直愣愣地聳立在頭皮上,像是長出來一叢綠色的狗尾巴草。

  那天,我們也去光顧了。

  為了檢驗國際韓流美發會所(以下簡稱“韓流”)的技術質量,阿大阿二還有狗子特地把鍋底的灰摸在了頭發上,狗子不小心,中間的頭發還被阿二剪去了大半。

  我們七八個人一行到了韓流里。我看見里面的裝飾很氣派,處處是炫目的燈光,黃金色的墻壁,墻壁上鑲嵌得有幾面鏡子,鏡子前面就是顧客坐的地方,現在被坐得滿滿當當的。我發現來到這里的大多都是小城里的人,我還看見了何肖肖在里面排隊等候,他一見我們就嗖地一下消失了。

  說來也可笑,來這里剪頭發的人的風格簡直和他們“竣工”后的形象大相徑庭,當然,這種大相徑庭只局限在腦袋上,所以才顯得可笑。他們穿著過時的骯臟的西服,牛仔褲的褲腳上全是泥巴——一看就知道是剛放羊回來的——不過皮鞋還不錯,又尖又長,雖然有個把小洞,但絲毫不影響它的魅力。

  就在剪頭師傅的操作下,他們的頭發很快就從頭皮上立起來了,其威風凜凜之勢絲毫不亞于馬的鬃毛,我想假如山羊見到他們這幅模樣,那么一定不會認為這就是它們的主人的。

  幾個操著外地口音的女子邀請我們走到里面去,她們可長得十分漂亮,這一點可以從她們穿的超短裙上看出。她們的頭發也很好看,紅火而妖艷,假使把這店里面的鏡子和椅子換成沙發,男人都換成女人的話,那么她們的生意一定門庭若市,外面到處停滿了公務員和警察的車。

  我們走了進去,阿二趁機摸了其中一個小姐一把,后便立刻用十分專業的口吻對阿大說:“嗯,應該不是日本來的。”

  原本阿大也想驗證一下到底是不是日本人,但是望見姑娘委屈的樣子便放棄了。

  我進到里面的第一感受就是香味撲鼻,這種香味有點像高級窯子里面的女人身上的香味,我直懷疑是不是所有高級窯子的女人都在這里弄頭發。

  他娘的,整個小城都亂糟糟的。要是以前在街上見到一個紅毛綠鬼,一定能把一個膽小怕鬼,深受迷信之苦的老太太嚇死,但是現在一走到街上到處都是,多了之后便嚇不了人,只能嚇嚇自己。

  “你們是洗頭,剪發,還是燙染?”

  一個更加漂亮的姑娘問我們,她的更加漂亮可以從露出的一半胸部看出來。

  我回頭望了望他們,吳明表示很無奈,其他人表示做不了主。

  “我們開業期間是打折的。”那個姑娘微笑著說,我想除了絲絲外沒人任何女人能對我有如此吸引力。

  “剪發。”我說。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搜狐彩票社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