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心靈上赴約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18-11-26 09:55 閱讀:
于心靈上赴約

  作者:傅玉善

  不拐彎就能進入細節的只屬于故土上的了,那是正本的,沒有篡改命題的故事。經過了血與火的煉獄,靈魂心甘意愿全押在那血地里,生命流年也無怨無悔押在那血地里,所以有了那綠葉對根的情意,有了今天那心靈上的赴約,有了那每時每刻對故土的眷戀與追尋……

  關于故鄉的一切,從眼前的草到遠方的樹,從遠古的過往到握在手心里的今朝,從現居地點到傳說著的遙遠的故居,全都會讓我產生翩翩的聯想和不懈追逐的渴望。故鄉就在眼前,故鄉更在遠方……我是定居者,也是流浪者……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

  毛頭小孩時候,我堅信故鄉就是那奶名叫傅家溝學名叫傅家灣的小山村。奶奶告訴我:那條安靜的小溪一直連著長江,一直通向海洋;那條崎嶇的小路,一直通向現在的天安門,通向古老的長安城;那太陽呀,先照在故鄉,才舍得照進異鄉……長大后才知道故鄉在山的那邊,老屋殘垣斷壁里留下了先祖的烙印,那片沃土里流過先祖誠懇的血汗。再后來爺爺說,老家呀,在水的那頭,在云的那邊,在幾百里開外的——陽新縣東春鄉。從那以后,去東春成了難以入寐的夢想。十年前,我如愿地踏在東春傅家山那蒼涼土地上,滿以為追尋的腳步終于可以歇歇。當撩開銹跡斑駁的古老石碑,細心閱讀每一個文字后,發現祖先也只是東春的一個過客,我是遷徙的路上一個流浪者,故鄉卻在遙遠的江西……

  汽車在追根溯源的高速路上疾馳,把眼前的景致一一拋在身后,歸心似箭呀,我們很快離開了湖北,走進了闊別已久的江西。層層疊疊的山迎面撲來,親切得讓人想伸出相擁的雙臂。朝陽下,太陽從云縫里斜斜插進來,投進那一方方明凈彩色里,使遠遠近近的山水有了生動的靈韻。遠方的村莊一個個走來,又一個個走去……在動與靜交融的畫卷里,我們走進了魅力無邊的修水。

  宗親遠道驅車相迎,我心潮激越,在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故土上,一縷縷暖暖的幸福漫過心扉。一下車,雙方的手總是握著的。不用計較誰是主誰是客,因為我們的胸襟都是對著故鄉敞開的。多少年了,故園的感覺還在,而我卻說不出半句地道的家鄉方音,聽不完整一句家鄉的語言,我深深感到了心靈上的愧疚。晌午十分,宗親把我們迎進傅氏湯子魚館,我們終于走進自己的家,在那里,我們共同舉杯,互相敬酒。一杯杯修水王入肚,一句句掏心窩的話和盤端出。席間都忘了“三高”,只剩“一高”,那就是高興的“高”……

  午后,我們一起驅車去江西傅氏發源地武寧球場,在那里找到了武寧傅氏第三代始祖宋仁宗右丞相傅云仍的墓地。朝廷所賜的擎天石柱爬滿青苔,悲壯歷史凝固在青苔的最深層里面。據武寧縣志記載:傅云仍,宋仁宗時進士,后任丞相,生死不詳。我不想借更多的文字述說遠古先祖,我沒有深厚的文學底蘊,只想重讀元朝詩人李孝光路過武寧虔誠祭拜傅云仍時的題詩:“云仍儒雅故依然,龍門他日文章客……”

  在武寧縣城,宗親安排我們在“大家族”歇腳。歷史濃縮在家譜里,我們翻閱了厚厚的家譜,才知道去湖北是武寧傅氏第一十五世傳人開辟的新道路。史料記載:江西武寧傅族從浙江金華而來,金華的傅氏,從清河巖野而來。我又見商朝武丁皇帝禪夢拜會傅說(讀悅)公的情景來,建房的版筑在傅說手上壘砌一道道堅實的墻坯,一座座房子在巖野矗立挺拔。他不僅僅是優秀的建筑師,更是一位杰出的宰相,是輔佐皇上的一代宗師,是商朝武丁時代的設計師。

  故鄉,依然在遠方,但故鄉永遠在心中……在這煙波浩淼的世界里,我就是一粒風塵仆仆的沙粒,朝著故土的方向跋涉,不畏艱辛。寫意橫生的故土,如一首詩歌,平平仄仄,回味綿長,我就是那個安靜的聽歌者;雋秀靈杰的故土,如一株大樹,蔥蔥蘢蘢,枝繁葉茂,我就是棲居枝頭的那只遷徙的鳥仔;秀麗空明的故土,如一枚太陽或月亮照亮了我的心空,我就是陪伴她的一塵不染的星辰……

  我會一如既往地不知疲倦地順著故土的血脈溯流而上,在枝繁葉茂的故土里獲得存在的意義。盡管世界在非理性的路上越走越遠,在故鄉的護佑下,我依然能保持清潔的精神,信仰依舊閃耀著光芒,真心依舊會全力以赴……

  故鄉,我是您虔誠的追夢人,無需理由,不擇時間,于心靈上赴約……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搜狐彩票社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