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父親,兒好想您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18-12-02 09:54 閱讀:
天堂的父親,兒好想您

  天堂的父親,兒好想您

  ――寫在父親三周年祭日

  時間如白駒過隙,在2015年農歷10月21日的今天,我們親愛的父親走完了他曲折艱辛的人生旅程,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一晃間,已整整有三周年了。

  初冬的季節,天氣雖然不是怎么寒冷,但也落葉紛飛,枯草遍野,使本來一個沉靜的季節,顯得是那樣的凄涼。父親就選擇了這個季節,在我的懷前,靜靜地走了,走得是那樣的清醒,那樣的從容。父親的離世使我們一家人悲痛不已,從此,也成為了我每個季節最為凄婉的回憶……

  三年了,時間真快,這三年里,每時每刻不在想念著父親。每當春節家人相聚亦或節日慶祝,我們都能憶起父親的音容笑貌和我們在一起的故事;每當我晨練亦或散步在環江兩岸,似乎還能依稀看見父親坐在輪椅上笑等和我相逢。為此,我寫了好多篇關于懷念父親的日志,也和家人在逢年過節前往父親墳前祭拜。

  三年了,今天又是父親的忌日,我們兄弟姐妹從四面八方回到了父親的故鄉。在初冬的陽光下,村道依舊婉轉曲折,但是一切看起來是那樣的寂寥和冷清。父親晚年住過的小院,更是冷清荒涼和破舊不堪,滿院的蒿草,殘斷的院墻。村子里的長輩們也一個個離世,小輩們都外出拼搏人生,能見到的親人,也就兩個叔父和家門大哥大嫂了。今天見到大哥,他的背也更加駝的厲害了,也顯得很是蒼老。但是,能看見親人,我的心里瞬間也溫暖了許多。

  跪在父親的墳頭前,墳堆盡沒,哀蒿埋身。筑一柱清香,倒一杯醇酒,燃一沓紙錢,瞬間心疼不已。叫一聲“爸爸”,我們來看您了,兒很想您,已是淚流滿面。三年了,您在天堂還好嗎?兒無時不刻在想著您。想您在油燈下批改我們作業的那種威嚴;想您在鍋灶前給我們做飯時的慈祥;想您帶我們在莊稼地里干活時的那種認真;想起您在病榻上的痛苦;想起您拄著拐杖時的蹣跚步履;想您開著電動輪椅遠去的背影……想的我心痛。此刻,真想撲到您的懷里,扯開嗓門叫聲:爸爸。

  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們在外頭,您在里頭。我知道,我們已陰陽兩隔,無論怎樣祭拜,無論怎樣呼喚,這個世界,我們父子是永遠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了,您的身影如隔云端,只會在我的夢里縈繞。此刻,只能將我們深深的思念,寄托在這祭拜之中。西風蕭蕭,天高云淡葉紛飛。墳頭草萎,紙錢化成灰。炷香醇酒,孩兒不孝罪,墳前跪。凄凄呼喚,臉兒全是淚。父親,您能看到我們嗎?父親,您聽到我們在叫您嗎?

  云水禪心,花開如夢,時光滄桑著流年,容顏破碎著夢想;一木一浮生,一葉一菩提,片片落葉片片傷,生命終究都將會終結。四季輪回,西風蕭瑟,歲月在日子的心中留下了刻骨的痕。

  父親是一個威嚴、正直、淳樸的老實人。對待家人總是很嚴肅,很少能見到父親的笑臉,對待他的學生亦如此。而且一生做事光明磊落,從不陰奉陽違,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雖然他執教一生,多為學校的負責人,但他做人很是低調,樸樸素素,沒有絲毫架子。一生服從組織安排,執教基層多所學校,在當地的老百姓心里有著很高的威望。但是,父親也是一個脾氣很差的人。父親故鄉鎮原,為支教提前畢業,背井離鄉,來到相對落后的環縣,并成家立業,育有我們姐弟五人,在農村插隊,沒有勞力,生活困難,壓力很大。所以,不開心時,對家人無辜的會發脾氣,尤其母親受盡了氣。晚年,父親很是自責,經常暗示我,要對待好母親的晚年生活。今天想來,父親也是一個很負責人的人。

  父親是一個包容、大度、勇敢的細心人。在我的記憶里,父親很少刻意的去批評人,當然家人除外,既是同事亦或鄰居有了錯誤,他只是開玩笑的指出來,或者反復講明道理,提出建議,爭取對方的理解。在他的心里,能容下所有的人,既是是犯過錯誤的人亦或找茬的人,都不與其計較,經常給我們講“得饒人處且饒人”。當然,父親并不是一個怕事的人,遇到不講道理胡攪蠻纏的危險人,他會據理力爭,挺身而出,保護單位和同事的利益,亦或家人安全。因為我們是插隊的外來戶,經常受盡當地個別老百姓的欺凌,這種保護使我們姐弟平安健康地成長,母親安全的生產。晚年的時候,和父親在一起經常說起過去的事情,他嘆到說“沒想到,我們姐弟能夠在那種艱苦的環境中,能夠存活下來”,現在看來,父親還是一個記憶力非常好的感性人。

  父親是一個兢兢業業、勤勞儉樸、含辛茹苦的苦命人。回想父親執教一生,安家于學校,風雨無阻,從不擅離職守,執教十多所學校,四十余載,桃李滿天下。執教的同時,會經常在假期和母親參加隊里的勞動,掙工分以獲取口糧,養家糊口,尤其是包產到戶后,父親更是勞累,半夜三更種莊稼,白日執桿上講臺。那幾年,父親實在是太累了,又要當老師,又要當農民,但是父親沒有被困難嚇倒,起早貪黑,不圖吃好,不圖穿好,只圖學生能出好成績,地里能出好莊家,家人能夠有飯吃。但是,父親性格太要強,強迫自己超負荷運轉,也強迫家人跟著干超負重的莊稼活。八歲,我就能從水窖里把水挑回家,能和姐姐參加隊里挑糞、收麥等農活。晚年,跟父親聊天,父親也曾自責那時他對我們關心不夠,讓我們小小年紀經歷了那么多的苦。今天想來,父親也是一個心里充滿慈愛的人。

  人往往就這樣的愚蠢,平時對身邊的親人,總會那么的不在意,等有一天離開了,無法再相見了,才覺得是那么的不舍;那么的撕心裂肺。為此,會讓人心里留下揮不去的遺憾!我亦沒沒有逃過這愚蠢的桎耗,每次走在環江兩岸,好像總能看見父親的影子。坐在電動輪輪椅上,懷里抱著拐杖,有時笑意盈盈的看著我;有時比劃著和人交談;有時痛苦不堪的緊鎖著眉頭。我知道,父親是我心里一生的眷戀,我永遠的想您。父親,天堂的您還好嗎,還痛嗎,一個人的日子誰來照顧您啊!

  蒼白的時空里,我無為的走過了一季又一季,學會了您的包容、大度與理解;學會了在安靜中不慌不忙地堅強。已經適應了職場的傾軋;習慣了人生的百態;找到了生存之道;安然的在夾縫中做人。父親,假如時光可以倒流,假如一切都能重來,請容許我,用余生的光陰,換取您剎那的回眸……

  父親,我就當您沒有離去,你一生習慣了漂泊,只是又換了個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難道不是嗎?

  “人生宴席終散場,去歸天堂又何妨?天上人間一念間,只當身漂在異鄉。”

  天堂的父親,您還好嗎?兒好想您!

   ——東子于父親三周年紀念日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搜狐彩票社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