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一夢平江路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106-02-07 14:28 閱讀:

初冬的微風挾著陣陣的涼意,吹醒了一樹黃葉,悄悄地灑落在光影斑駁的青石小道,給古色古香的平江路,增添了幾份童話般的點綴。

我不由地慢下了腳步,這就是平江路。三十年了,當我再一次與之相遇在這詩意的蘇州,我的心竟然麻木得有些酸楚,一時間,無數記憶的斷點如影像般串在一起,由模糊而清晰,我想說點什么,但卻不知道應該說怎么說?

據《吳門表隱》記載,平江路是宋代起叫的名兒,南宋的蘇州地圖《平江圖》上,平江路即清晰可辨,是當時蘇州東半城水陸并行的主干道。路上每隔不遠處就有一座石橋,有的宛如半月,有的平鋪直通,橋的兩邊連接著條條的的橫街窄巷。白居易曾經賦詩描述: 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 。

問君何不到姑蘇。千載古城一卷書 。走在石板路上,就想起一段浪漫的佳話。清代狀元洪鈞與秦淮名妓賽金花的愛情故事就在這里上演。懸橋巷29號,記下了這段凄美的愛情。一個是才子高官,一個風流佳人,盡管不為看好,洪鈞還是娶了賽金花,帶著賽周游西方。可惜好景不長,洪鈞早逝,賽金花被逐出家門,只好憑借在西方時練就的一口流利英語,開始了她的交際花生涯。

這樣的人文景觀在平江路并不少見,如歷史學家顧頡剛的顧氏花園也可在此尋覓到鴻爪片影。只可惜舊時王謝堂,已作尋常百姓家。偶作一番歷史的憑吊,也只有付與窗欞木梁、深深庭院。或許只有枕水人家的灑掃忙碌,吳儂軟語的家長里短才是蘇州文化中最綿長久遠的記憶。

伴著街邊那條盈盈不堪一握的小河,我仿佛走進了一個情人的懷抱。邂逅,或者赴約。潺潺的河水,宛如一首靈動變幻的小夜曲。歡快地流淌著音符。 綠楊深淺巷,清翰往來舟 ,一艘艘載著生活的小船,在船家吟唱的江南小調中,從眼前慢悠悠地駛過,好像從那過去的歲月駛向未來的時光。

臨河的水埠苔痕斑斕,一叢叢色彩亮麗的三角梅、遒勁有力的紫藤蘿,競相從駁岸的石頭縫里爬出來,肆無忌憚地舒展著生命的堅韌;還有那已經褪去一身紅綠相間的衣裳,只剩下幾片枯黃中泛紅枝葉的爬山虎,從大半面頹廢的墻上密密麻麻地爬過,留住了夕陽艷麗晃動的影子;一棵高大的皂莢樹從對岸一直把身子伸到了河的這邊,繁茂的枝葉間還掛著隔年的蒼老果子;路旁挺拔的香樟蒼翠蔥郁,撐出一片綠蔭。

隔岸幾個主婦邊拾掇著河岸石護欄上風干的芥菜,邊竊竊地交頭私語。一戶人家已把火鍋端到院外的石桌上,三、五個孩子圍著板凳,吵鬧著爭奪自己的座位,一旁的白發的老爺子半躺在藤椅里,捧著一把紫砂壺,笑瞇瞇地看著,一只萌萌的小泰迪在他的腿間鉆來鉆去,輕聲叫喚著。

河的這邊,不時有穿著綢緞或棉布蘇繡旗袍的少婦,三三兩兩搖曳地走了過來,像是剛買的,即便不是江南的女子,這身裝束也透著江南女性簡靜與清美的韻味。那嫵媚多姿的曲線給小街平添了幾分春色。遠處兩個推著嬰兒車,拎著菜籃子的老人,跟隨著一群高聲喧嘩的學生,不疾不徐地走著,旁邊的三輪車夫,緩緩地蹬著車,還不時回過頭給拉著的客人,介紹著平江路的趣聞軼事。唯獨那快遞小哥,不停地摁著電驢的小喇叭,穿梭在擁擠的人流中。

隨著向前延伸的石板路,一家家由百年老宅改建而成的店鋪接踵而來。這些店鋪外表看去樸實無華,但屋檐下吊著的花籃和燈籠、店里的裝飾和擺設等,卻無不體現別有韻致的創意和溫馨清雅的品位。

想解饞,這里有江南的梅花糕、海棠糕、桂花糕、青團子、酸奶酪這些精致小點,那口感和滋味絕對是女孩的最愛。還有雞腳、湯圓、生煎、小餛飩、蟹殼黃、酒釀圓子等飲食男女的心頭肉。想喝杯小酒,嘗嘗味道,這里有門口總站著一位身穿長衫馬褂,頭戴瓜皮帽店小二的 洪登記 、和饕餮如潮的 魚香飯稻 ,拿手的都是本幫菜,瞧瞧:鲃肺湯,松鼠桂魚、蟹黃豆腐、莼菜汆塘片,陽澄湖大閘蟹,光看這菜名就讓人垂涎欲滴。想休閑小憇,這里有上下若、停云香館、悅府書吧、花間小釀、貓的天空之城 。

在這里懷懷舊,可以。散散步,也行。或者干脆什么也不想,就這么隨便地走一走,浮躁、混沌、迷茫的心靈也會沉靜下來。此心安處是吾鄉,在一家精雅的客舍前,我真的好想就在這里長期寄住下來,每天坐在花木扶疏的庭院里,焚一柱香、讀一本書、品一壺茶、觀一局棋、聽一首昆曲,或邀上三兩知己,燙一壺老酒,就幾碟小菜,聊聊過去的陳年往事,享受散淡和清逸的生活;或獨自徘徊在河邊看悠悠行人、潺潺流水、垂垂細柳,慢慢地消磨那長長的午后時光。

來蘇州,最期待的就是聽評彈了,想聽聽看吳儂軟語中唱出的故事,聽在耳里是不是感覺不一樣,不經意間,喝茶聽琴的 翰爾園 竟這么被我撞見了,自是喜上眉梢。進了茶館,選了個正對舞臺的絕佳位置,臺上的評彈藝人,男的身穿長衫手持三弦,女的一襲旗袍懷抱琵琶,一會是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 的兒女情長,一會是 關山萬里如飛渡,鐵衣染血映寒光 的英雄豪杰。而我們,就這樣一杯茶、一份茶點在手,在這抑揚頓挫、輕清柔緩、弦琶琮錚的音韻中沉醉。那咿咿呀呀的唱腔只覺得婉轉好聽,仿佛物化成風,溫柔地浸潤到心里,雖說在這一百元只能點一曲目,有點小貴,可心底那種滋味,卻是物超所值。

在平江路,有太多東西值得你駐足品讀。比如,轉角處這家名為 貓的天空之城 的概念書店,就彌漫著小資的情懷和文青的氣息。映入眼簾的是一幅靜謐的畫卷:橘色的燈光下,雅書砌滿了書墻、琳瑯滿目的原創書籍和四處散坐的顧客,城市的喧囂在這里消失地了無蹤跡。在這里,可以喝著現磨現煮的咖啡和著名的絲襪奶茶,逗逗趴在木椅子上慵懶可愛的小貓,看看墻上的漫畫展,翻翻讀者的留言本。在這里,拾起一本書就可以在貼滿明信片的休息區舒適地消磨時光,不經意間,還會驚喜地發現一些書的封面上還有手寫的書的簡介,字跡秀美且用心,內心又泛起一層溫暖的漣漪。在這里,時間是被超越的,是跨向未來的,那面心愿墻上寫給未來的卡片或許永遠無法到達。但我們祝福,一切美好愿望都能提前實現。

不知不覺,明月升起,華燈初上。夜色下的平江路被暈黃的燈光籠罩著,被五彩的霓虹渲染著,散發著的迷人的幽光,顯得格外地寧靜。我望著不遠處因戴望舒一首《雨巷》而聞名的丁香巷,一首三十年前流行的老歌,不期然地涌上心頭, 讀你千遍也不厭倦,讀你的感覺像三月,浪漫的季節,醉人的詩篇 ,這時天空仿佛下起了細雨,那個撐著油紙傘,在雨中哀怨而又彷徨的丁香姑娘,正向我款款走來 讓我醉倒在她溫柔的懷里,不忍離去。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搜狐彩票社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