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散文集 > 畢淑敏 > 隨筆

隨筆

推薦人: 來源: 時間: 2018-12-26 09:53 閱讀:
隨筆

  距離上一次喪失親人已經過去了兩年左右,具體是左還是右,我早已記不清楚,上一位去世的是我母親的母親,而這次是我父親的大哥。

  我因為身居遠方,沒有來得及回故鄉參加這場白事,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并不是沉痛,而是惋惜。我的大伯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有些木訥,為了自己4個弟弟的未來任勞任怨地守在了小小的老家深院之中,這可能也是他的宿命。也許是上天為了獎勵他對家族的貢獻,讓他在58歲高齡之時,有了一個自己親生的孩子。對他的印象并不是太深,但是很溫暖,很可靠。每次回老家時,我總喜歡跟著大伯,沒有原因,只是覺得比起我的父親,我更希望他是我的父親。

  另一件事是國慶節期間母親差點去世的消息。還是我身在外地,家里沒有人給我提起。

  國慶節前我回了趟家,在我離開的當晚,母親突發左腦室滲血,我的母親用她那從來不被人認可卻又屢次脫離危險的技術救了自己一命,最終在事發后的第三天來到醫院檢查,然后事情就發生了。母親突然失去了意識,兩眼一黑,昏倒過去。

  大舅,二舅,三舅,大姨,三姨,小姨,三叔,四叔,大姑,父親,親哥,都圍在母親的床邊。整整兩天一夜的昏迷,讓我的傻母親忘記了自己是因為腦出血,在醒來的第一時間竟然說了句:“都6點了,趕緊得做飯了,這下遲了。”對,這就是我的母親,心里永遠想的都是做飯,從來不關心自己的身體。聽到母親開口說話,我哥,178cm230斤重的人,瞬間跪在床邊拉住母親的手,泣不成聲。確切的說,我從來沒有見過我哥因為情感流過眼淚,這次也是我聽我母親說的。

  昨天我回到了西安,見到了我那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母親。我想她。我從離開她身邊的那一刻起就在想她,而如今她就在我的眼前,我卻說不出話,只是趴在她的腿上,揪掉沾在她褲子上的毛發。后來我們開始聊天,上面所寫到的一切,都是在對話中我才得知。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搜狐彩票社区网